“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三十七:《中国国家地理》全新视角推新新疆 - 新疆厨师网

“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三十七:《中国国家地理》全新视角推新新疆

“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三十七:《中国国家地理》

全新视角推新新疆

     10月,国内最具知名度的科学传媒杂志——《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推出精心打造的超厚珍藏版《新疆专辑》,作为传统的10月号巨制呈现给海内外千万读者。本次的《新疆专辑》提出了“新·新疆”的概念,在全面了解新疆的基础上,以新的视角,提出新观点、新概念、新发现,塑造新景观。每篇文章都以一个独特的切入点,重塑“新”的新疆。

     这个“新”的新疆,既有从单个区域的某个“新角度”切入,也有从全新疆的整体层面考虑的“新视角”。《新疆专辑》以全景扫描、细致梳理、重磅观点、精美图片对于新疆民族文化、动植物资源等进行了立体式的解读和展示。

     早在2002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就把目光投在了新疆,出版了风行一时的《新疆专辑》,该专辑也成为许多读者书柜里的珍藏版。11年后,《中国国家地理》的编辑、记者以及随行专家又先后两次,总共用了近40天的时间,走访了新疆各地,从最北端的喀纳斯湖,到南面的帕米尔高原的河谷秘境;从最东端的哈密市星星峡镇,到最西端的乌恰县吉根乡;从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印控克什米尔接壤的漫长边境,到沙漠和戈壁腹地的荒无人烟处……

     《新疆专辑》根据地理区域划分,重新发现天山、阿尔泰山地和准噶尔西部山地、准噶尔盆地、塔里木盆地、昆仑山区,这五大区域的新风景。并在五大区域之间,穿插了“历史文化”和“我们在行动”等栏目版块,跨越了各大区域,贯穿整个新疆,以综合的视角展现新疆整体风貌。

那些具体而细微的“新”

     2002年的《新疆专辑》是《中国国家地理》改版后的第一个区域专辑。11年过去了,新疆自身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而随着该杂志社编辑、记者在过去11年间不断的深入采访,他们对新疆的认识也有了新的变化。

     的确,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当时的孩子已经长大,远走他乡;牧民从牧场上迁回定居地;人们的地址和电话变更,险些找不着当年采访的人;“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城市群形成并日益壮大……但是整个新疆的风景依旧,人们的精神气质依旧。

     本期的《新疆专辑》尽力“建构” 不一样的风景,而相比于11年前的《新疆专辑》,这一次更系统,更宏观,更有“野心”,直接以“新·新疆”作为封面主题。该杂志编辑部解读了本辑中的几个“新”。

    【所谓“新综合” 】,指系统梳理了很多以前的景观——这些景观往往分布很广,并不局限于“三山夹两盆”的某个具体区域里,比如红层地貌。一般人熟知的可能是彩丘、雅丹、丹霞、魔鬼城、五彩湾等具体概念,它们规模小,概念复杂,而且彼此混杂,不易分辨。但是当我们以一种全新的综合视角来看的时候,发现它们全都属于一个地层,我们以“红层”综合称之,这一新的综合性的名词,不仅理清了很多旧观念,也形象的总结了遍布新疆各地的独特地貌。

    【所谓“新视角” 】,是指用一种不那么常规的新视角来看待同样的景观,比如艾比湖。这一次,我们没有从常规的地理角度讲它的各种特征,而是从生态角度估算它的价值,最后发现它价值68.65亿元。

    【所谓“新景观” 】,则是此前尚未进入大众视野的风景,我们重新打量,并“建构”出新的景观来。如伊犁河谷,我们曾经将318国道“建构”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其实伊犁河谷的景观不仅精彩,而且分布密集,堪称新疆的景观大道。

    【所谓“新发现” 】,则带有探索性质,重新“发现”一个秘境,或是一种探索地理的方式,这在人们很少深入的昆仑山区比较多见。

     我们记录阿尔泰山极富异域风情的花卉鸟兽;提出准噶尔盆地的“死亡荒漠”卡拉麦里是堪比肯尼亚的观兽胜地;解读绿洲村镇的庭院文化,视其为破解民族文化与性格的密码;重走伊犁河谷,综合出中国景观最为密集的一条景观长廊。我们揭开戈壁滩上“葡萄干玛瑙”的身世命运;我们深入梳理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等各地的转场景观,塑造出一部史诗般壮丽的、惟新疆独有的新风景……。

                                                               (文字提供;张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