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三十二:新疆文化发展需从粗放变精细

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三十二:新疆文化发展需从粗放变精细

——访新疆大学教授、新疆中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孟楠

     日前,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同建设地跨欧亚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谈到经济,其实和文化从来没有分离过,对此,结合新疆实际,新疆大学教授、新疆中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孟楠对“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新疆文化前景进行了解读。

      记者:“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上突出的是经济,为什么对新疆来说文化建设也同样重要?

      孟楠:应该说经济和文化从来没有分离过,“丝绸之路经济带”不要仅看成一个经济的问题,还有大文化的概念。今天,“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有重要的基础,从地源上是连接在一起的,从历史上有很深厚的渊源,经济和文化从来没有分割过。丝绸之路如此有生机,那是因为在漫长时间长河中,在不断吸收各种文化,不断注入新的文化因子,今天新疆文化发展也需要这样。

      记者:新疆文化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地位如何?

      孟楠:新疆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段,连接亚洲和欧洲的重要位置上,历史至今始终是多个民族、多种文化交汇之地。著名学者季羡林曾表示,新疆是世界惟一的四大文化体系的交汇之地,在文化地位上比较高。

     文字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在新疆考古发现中,从汉代到清代,这里流行的语言和文字有几十种之多,传递着来自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信息,独具特色的多元文化和魅力,无论从地源,还是历史厚重上,这里的文化在丝绸之路上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记者:新疆有何文化优势?

      孟楠:从古代以来,新疆文化的重要特质表现为:兼容并蓄、开放式和包容性强,即使各种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会有一些差异,但是在这里不同的文化之间会很快相互适应、相互吸收、相互融合。

     另外,从文化发展的纵深角度来说,丝绸之路虽然是一个东西的走向,但文化却是东西方向、南北方向发展,我们在这个节点就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中原地区的文化,通过丝绸之路文化的纵深传播到新疆东部甚至传播到东亚地区。相反处于西方地区的文化,包括古代的希腊文化、印度的文化同样通过丝绸之路向东甚至进入到敦煌,像犍陀罗艺术,它是佛教艺术兼有印度和希腊风格,故又有“希腊式佛教艺术”之称,犍陀罗艺术风格对南亚次大陆本土及周边地区(含中国新疆、中国内地、日本、朝鲜等国和地区)的佛教艺术发展均有重大影响。

     从历史发展来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示,现在随着时代的进步交通科技发展,人们说地球“变很小了”,促使在深厚的历史奠基下丝绸之路经济带大文化发展。

      记者: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文化发展中肩负何种责任?

      孟楠:文化有一种方式是自然传播发展的,但同时也需要有一个主体来引导发展,在不同时期,引领文化可能有多个主体。如唐代的长安城,当时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会,那时的上层、贵族就很青睐来自西域的文化,所以唐时胡风盛行,这就是上层来引导文化的例子。

     现在来说,也应该发挥由政府来主导这方面的优势,同时,也鼓励民间一些群体发掘一些原生态的民俗文化,新疆这种边远地区、甚至更广泛地说中亚地区都存在一些原生态的文化,如何发掘这些文化,政府和民间都应该起到一个推动作用。这样让“丝绸之路经济带”更多丰富多彩的文化展示在世人面前,让更多人能了解。

      记者:说到新疆民俗,甚至我国一些地区人们都存在一些误解,是不是说明我们在文化传播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孟楠:是的,谈到新疆很多国人的心目中就会想到骑着马、沙漠、骆驼、落日、戈壁、胡杨、歌舞。如果借用民族学和社会学来分析,这是一种刻板的印象,即固定形象。目前,虽然信息技术、科技如此发达了,还有许多人都是这种印象。即使许多人能亲临新疆,但是由于时间比较短,认识也停留在一种表象上。当然这很正常,人们到一个文化地区,其关注当然是与自己生活文化环境不同的一面,不过,这样就让刻板的印象更深入。这其实是因为没有机会了解更多。

     现在我们的传播多停留在满足人们猎奇的需要,难怪人们会有一些刻板的印象,这就需要开辟更多渠道来让人们多层次了解新疆的内涵,其实新疆文化是中华文化中的一部分,同质性很强,差异使其更具多元性,要引导大家去更深入地对不同之处的原因去解析。

      记者:如何提升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文化地位,体现亮点?

      孟楠:音乐是一种很好的文化传播媒介,那王洛宾来说,其实是种多好的资源,但是我们却没有很好的利用。音乐是可以跨地区、国别、民族、年龄、性别的,而作为歌舞之乡新疆如何去发挥我们的优势,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电影,过去一部《冰山上的来客》让许多人都对新疆有了了解。

(摘自都市消费晨报 范琼燕)

 

 

do my essay ch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