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二十五:白桦林:北方有佳人

白桦林:北方有佳人

  地点:哈巴河县齐巴尔乡

  推荐理由:在这片我国西北最大的白桦林带里,有着一代代人的情感寄托,这不仅属于哈萨克族,也长存有缘者心中。

  不论走多远,分别多么久,心灵再支离破碎,总有一件秘密武器消解我的困顿,我的渴望,我的沧桑—哈巴河县齐巴尔乡白桦林。

  只要见到她,或者闭上眼睛浮现出她的意象,我波涛汹涌的一切,随即就复归平静。我滚滚红尘中所有的纷乱,就会像夜空里的雪,于静寂中消融于大地。

  如何形容哈巴河县这片逶迤不绝的白桦林呢?

  你看她,长达28公里,宽约1.5公里,面积上万亩,绵绵延延,静静伫立。从辽远处遥望,你会发现她那般含蓄,那般幽深,那般承载你无法企及的绝世而独立。

  你看她,春如烂漫的孩童般生机盎然,夏如处子般静谧纯情。待到深秋,如惊艳得令人不能相望,到了冬天,她则如一副水墨画般,充满了令人无法言喻的意境美。

  新疆地域辽阔,风景名胜数不胜数。于我来说,热闹只能增添看景者的疲倦,独有在我国西北最大的天然生长的白桦林带—哈巴河县白桦林,能让人思考,能使人热望,能令人畅想。

  我曾在不同的季节造访过哈巴河县白桦树。林中的哈萨克族老人用深深浅浅的皱纹告诉我,这片白桦林抗寒,有坚忍的品质,树的寿命一般为150至250年,甚至达300年以上。

  春天,万物勃发,白桦林萌发新绿,那种朝气蓬勃,似能让朽木生花。

  夏季,走近白桦林,仿佛面对一排排西域神秘女子,清俊挺拔,款款深情。

  深秋,白桦最妩媚,微风轻轻吹,金色的叶子哗哗作响,树干更加洁白,光彩照人,玉树临风。

  寒冬,白桦静静伫立冰天雪地中,通体洁白,默默无语,傲视霜雪,从容平静,还有什么树木能像白桦这样与冰雪融为一体,又不失去自己的本色?

  哈巴河白桦林并不是空洞的纯美。树干笔直,被雪白树皮包裹着的白桦树,清新夺目的天然外表下,包含着无限丰富的内里。

  白桦林里,哈巴河水曲曲折折,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风起时,桦树的种子飘落水中,随机随缘随欲而生。天长日久,游人走进浑然天成的白桦林,分不清哪里是河流,哪里是桦树,不知道是河流在桦树林中穿梭,还是桦树林在河流中生长。

  今年5月,我再次风尘仆仆来到白桦树,我想再次品位这片原生态树林独特的浪漫主义情怀,以及由她滋生的无限遐想。我看到清风吹过茂密的白桦林,白桦林窃窃低语。不知怎的,遥望着她们,我的眼底不由得浸满了泪水。忽然就想起了台湾女诗人席慕容的诗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如今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我还想起了朴树,以及他的那首歌《白桦林》“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那片白桦林……

  请原谅我的敏感与多情。我要告诉你的是,哈巴河县白桦林有一种力量,更有一种诗意。那一株株亭亭玉立的桦树,透漏着忠贞不渝,诠释着坚韧的爱恋。

  哈巴河县委宣传部干部刘是何曾告诉我,白桦林里到处都是有爱情的印记。那一株株白桦树身,总有一只只黑色的“眼睛”在闪冻。每一只“眼睛”都像是脉脉含情的恋人的眼睛,在深情地凝望和等待情人的到来。

  风又起来了,白桦林摇拽着,幻化着。我想,男欢女爱一定是白桦林不可或缺的内容,克市谁又能否认,这色泽清新明丽、温柔优雅的白桦林,不绽放着质朴的情怀和浓烈的热爱呢?

  哈巴河县白桦林不像苍松那样喜欢炫耀,也不像垂柳那样喜好依偎湖畔弄情。她们总是身着素装,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就在那种无语的意境中,她坚强、优美、自信、骄傲。她的一切不由自主会让你想起那句古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essay writeressay writingwrite my essay essay writer website write my term paper essay essay writer cheap buy essay write my essay quick essay writer buy essay online write essay for me cheap essay writer essays for sale custom essay the essay writer essays online custom writing essay ghost writer order essay essays online
do my essay ch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