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新疆 品美食”系列报道之十九:我为二道桥钟情

我为二道桥钟情

  地点:乌鲁木齐二道桥市场

  推荐理由:二道桥的商品来自新疆各地乃至中亚,这里的人聪明、热情,二道桥是了解新疆民俗的窗口。

  乌鲁木齐的二道桥对我有着永远的吸引力,工作之余,我回去看看它,亲近它。每次去那里,我都不是游客,而有回家的感觉。

  11岁时,我被电视中神秘的新疆吸引,我用父母给的零花钱在新华书店买了一张4开的中国地图,贴在房间的墙上,常常摸一摸“金鸡”版图上的“鸡尾巴”。

  二道桥是了解新疆民俗的窗口,2006年初到乌鲁木齐,它就成为了我的首个探访地。

  每次走进二道桥,就会有令人心醉的音乐传来,或温情或明快。路边的店铺里,偶尔还可以看到起舞的店主人。二道桥有玲琅满目的商品,民族服饰、小刀、首饰、乐器、新疆瓜果、巴基斯坦铜器、民族医药品等,每一种都能令我驻足,长久地吸引我的目光。

  我在二道桥有几个好朋友,为快餐馆招揽生意的留着小胡子的克里木,在一号步行街卖坎肩的优雅姐姐何英,经常把玉器低价卖给我的小妹妹李梅……有一次,我想和他们开玩笑,我故意贴上了长长的假睫毛,戴上长卷发,化了浓妆,还穿上维吾尔族服装,扮成顾客的样子去他们那串门,谁也没把我认出来。我走过快餐店的时候,克里木还用维吾尔语热情的招揽我进去吃饭,我一回头一说话,把他吓的嘴好长时间都合不拢。当时,我觉得特别有趣,仿佛在家中和小伙伴们玩了一次过家家的游戏。

  克里木的汉语说得很好,还会学绕口令。他帮忙揽客的那家快餐店在二道桥是生意比较好的一家。2007年一开张,克里木就到了这里,他还曾经为在这吃饭时遗失手机的我找回了手机。克里木的老板买买提不太和我说话,他摸样很严肃,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知道把菜饭做好是立店的根本。在他的店里,有着大盆子的热气腾腾的清炖羊肉、色香味俱全的拌面、炒面、凉面和烤包子等。买买提不会说汉语,身材比较胖,我对克里木说买买提像巴依老爷。克里木马上为他辩解,说:“我们老板可好了,对员工好,也聪明,我们的服务好,生意在这条街上最好啦。”

  我有时候会在快餐店对面的树下坐着,克里木常让烤肉的师傅烤几串羊肉给我吃。买买提就坐在大门口的柜台里,他看到了就朝克里木吹胡子瞪眼,后来对我熟悉了,就变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慢慢地,我不再叫买买提“巴依老爷”了。他汉语发音很不标准,叫我名字,常叫成“眼红”。

  和克里木的风趣不同,何英身上,由内向外地散发着优雅气质。她短发,眼睛含水,有酒窝。

  何英很热情,她店里摆着漂亮的茶盘和茶具,常有不太熟悉的人收到邀请在她那里喝茶。她喜欢给过路的人行方便。

  何英以前是学机电制造的,改革开放后就下海了。2003年大巴扎开始营业,2004年起,她就在这里做手表生意。当初,一号步行街半条街都是空荡荡的店铺,中间过道挤满了卖凉皮子的小贩,后来游客多了,何英的生意越来越好,她开始经营新疆特产,还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商标“益联”。

  何英有着和很多商人不同的地方,店铺里的坎肩式样有上千种,她总会给顾客推荐最合适的,哪怕她推荐的这款坎肩没有顾客看中的坎肩贵。她认为坎肩是上帝赠送给女人的特殊礼物,那荡涤的风情,那柔软无骨的质地,是为女人而生的,一定要到了心意相通的人身上才会显出它原本拥有的神韵。

  后来知道她一直喜欢美术,利用自己的审美能力装扮色彩亮丽的女子们,也是在画心中那没有结束的画吧。

  如今,从我第一次来到二道桥已经快七八个年头了,时光把太多记忆留给了我。二道桥现在的天空是蔚蓝的,从古老西域留下的气息还是那么浓郁,让我一次次沉醉在呼吸里。二道桥是我心中的油画,我熟悉的一个个人是这幅油画中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这幅油画注入了灵魂。

  二道桥,你已成为触及我心底的柔软,我早已放不开。

                                                                     (文章摘自新疆经济报)

essay writeressay writingwrite my essay essay writer website write my term paper essay essay writer cheap buy essay write my essay quick essay writer buy essay online write essay for me cheap essay writer essays for sale custom essay the essay writer essays online custom writing essay ghost writer order essay essays online
do my essay cheap